最美梯田上的那些人和事

時間:2019-10-31 16:20:53
  千年歷史,讓文化在這里產生激烈的碰撞,延續千年的農耕文明在這片土地上生根發芽。如今,云和梯田獨特的地理和氣候條件,與農耕文化、銀礦文化、畬族文化互相融合,留下一個又一個人與梯田的故事。

  只為當好“守望者”

  “‘天氣好不好,梯田怎樣?’‘住宿在哪里?什么時間拍照最好?’‘稻谷收割了沒有?’……很多游客來梯田之前都會在微信上問我,于是,我就每天在朋友圈更新梯田的照片和小視頻,這樣,下雨了、起霧了、割稻了,大家都能知道。”今年49歲的李存仁是崇頭鎮趙善村人,2012年開始在云和梯田景區做檢票員。

 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,每天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更新云和梯田的照片和視頻,已經成為李存仁每天必不可少的生活日常。也因為這樣,他的微信好友從最初的幾十人增加到了現在的1400多人,這些向李存仁咨詢梯田時,都叫他“梯田守望者”。

  一年365天,除了休息日,李存仁每天都在梯田里,用他的話說是“住在了風景里”。盡管梯田景區的正常開放時間是早上8時,但是李存仁卻經常在睡夢中被叫醒。“經常有攝影愛好者趕早來拍日出,而有的人想來拍夜景,他們來敲門,我都會起來陪著他們一起。天黑,為了他們安全,也給他們做個伴。”李存仁憨笑著說,“只要梯田在,我就當一天的守望者。”

  拍攝梯田16年

  在云和梯田的眾多“追逐者”中,有一位名叫劉麗莉的攝影師,16年來,她用相機鏡頭定格了云和梯田風格迥異的美麗瞬間,也向世人展示了“中國最美梯田”的姿態。劉麗莉說,她覺得梯田更像是她的“戀人”。云和梯田因她而錦上添花,而她也因為云和梯田成就了自己的攝影事業。

  “那次正好下完雨,原本凝結在一起的云霧迅速散開,似一鍋煮沸的開水在山谷中翻滾,冒著騰騰水汽。”劉麗莉說。2004年,劉麗莉因為工作調動,來到了云和縣文聯工作。由于攝影采風活動的舉辦和日常工作交流,劉麗莉開始和攝影結下緣分。而第一次嘗試拍攝梯田給了她一次強烈的“視覺沖擊”,讓她徹底愛上梯田,愛上了攝影。

  從“一見鐘情”到“無法自拔”,從攝影“小白”到攝影“大神”,劉麗莉的秘訣就是扛著相機,一年四季蹲點梯田。“田農6月要插秧,整個5月都要往田里注水,高空俯視猶如鏡面,煞是好看。”在劉麗莉眼中,每年5月的梯田最為動人。

  劉麗莉說,好照片就需要一點一點的費功夫,花心思。于是,同一片“云和梯田”,她花費了十六年的時間去專研,拍到了極致。得益于長期專注拍梯田,劉麗莉在業內“紅”了,云和梯田在她的鏡頭下羽化蝶變,從名不見經傳到美名遠揚,越來越多的游客前來一睹梯田風采。

  梯田上的網紅村

  在梯田景區七星墩觀景臺,“在田間”“拾光二號”等民宿匯聚于此。“拾光二號”業主坑根村村民柳啟明告訴記者,以前自己跑長途運輸,不僅職業面臨高風險,還經常被貨主拖欠工資。當看到自己家鄉一處處民宿開了起來,柳啟明心動了,自家房子既不用付租金,而且位置極佳,何不也開一家民宿呢?現如今,當上民宿老板的柳啟明不僅可以常伴妻兒老小,十幾間房間也為他帶來了可觀的收入。

  像柳啟明這樣在家門口吃上 “旅游飯”的村民還很多。這里的村民,心思活絡點的在家里開個農家樂或者民宿,有些在村口擺個農產品的攤子,向游客售賣土貨,一年到頭,生意都還不錯。受云和梯田景區的帶動,曾經偏遠落后的坑根村群眾致富腳步加快,去年村民人均純收入超1.9萬元,遠高于全縣平均水平。

  過去的坑根村,冷冷清清,只有人往外走的,從沒聽說誰還會返鄉。可就在這幾年里,不少長期在外的人紛紛返鄉,在家門口實現了旅游致富。不僅如此,不管是本村村民,還是外村投資人,都瞄準了這里,主動找到村兩委洽談合作事宜。

  當下,為了爭創“5A”,坑根村的提檔升級工作正在進行,村莊屋頂正在修復、村莊污水治理工程把路面的石頭重新撬開……大大小小的基礎設施工程給村民的出行帶來了諸多不便。即使如此,坑根村人始終樂呵呵的,“我們不著急,大家都知道,往后的坑根村會更好哩。”(麗水日報)

其它內容導讀:

編輯推薦
好時訊時時關注
31选7开奖